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俱乐部想从我们嘴中听到表扬是不可能的。
发布时间:2019-09-05 12:02:11来源:比较好的棋牌游戏-比较出名的现金棋牌-比较稳定的现金棋牌游戏点击:12

  2007年7月10日,亚洲杯第一次来到了马来西亚这个东南亚国家。在揭幕战中,坐镇吉隆坡武吉加里尔国家体育场(Bukit Jalil National Stadium)的主队以1-5惨败于来访的中国队。之后马来西亚国家队又连续以0-5和0-2的比分败于乌兹别克斯坦和伊朗阵前。

  接连的惨败并没有阻挡马来西亚球迷的热情,一位叫做Freddie Ben Arifin的马来西亚青年意识到,即使是在面对人数较少的客队球迷,例如做客的中国队球迷以及伊朗球迷时,主场零散而无序的助威并没有表现出数量级上的优势。于是三个月之后,一个叫做Ultras Malaya的球迷组织诞生了。用Freddie Ben Arifin的话说,马来西亚需要更加紧凑的、更加组织有序的球迷组织。

  Ultras

  Malaya,又名UM'07,是一个以支持马来西亚国字号球队为目的而存在的球迷组织。他们被称作马来虎最忠实的第十二人。其名称中的Ultras来自欧洲极端球迷的Ultras运动。在欧洲,人们会把在一场比赛中保持九十分钟站立,整齐有序成组织的球迷称为Ultras。这种带有强烈地中海城邦文明特征的球迷文化伴随着经济文化全球化的步伐,在世纪之交走进了亚洲。而Ultras Malaya也就成为了第一个拥有Ultras组织助威的东南亚国家队,而他们的成员来自国内14家不同的俱乐部Ultras组织。

  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构成地中海文明圈的人、部落、民族、族群等因素的改变,他们所对应的经济发展程度、道德标准、社会构成、宗教、文化等因素也发生了改变。因此,Ultras Malaya等支持国家队而非俱乐部球会的Ultras组织是经过本土化的球迷文化产物,这些经过改良的球迷文化与原始的Ultras文化具有形式上的相似性,但是有着较为显著的区别。

  诞生于城邦文明之中的欧洲Ultras更愿意通过足球比赛宣泄情绪,表达自己的想法,乃至于对于某一事件的立场,而东南亚特有的国家队Ultras组织则是试图通过建立一种全新的,现代化的现代球迷秩序,以在看台上牺牲小我为途径,给予国家队最大的支持,同时对对方球迷以及球员造成感官冲击。简而言之,欧洲极端球迷在看台上歌颂家乡,热爱球队,表达来自同一个社区的观点,东南亚国家队Ultras在看台上表达的是热爱国家之情。

  任何一个文化圈都是由包容性和排他性构成的,包容性体现在来自这个文化圈的人们接受外来文化冲击的能力,而在外来文化本土化的过程中发生的那些改变,就是这个文化圈排他性的表现。

  Ultras

  Malaya有着属于自己的价值观与助威理念。例如,团结第一,看台成员禁止拍照录像,看台上一切听从领喊指挥,只能穿着马来西亚国家队球衣或者UM'07的组织装备入场,全场保持站立,以及极具争议的,禁止妇女儿童进入助威区域。

  在建立起看台纪律的前提下,Ultras

  Malaya构建起了一个清晰的组织框架。在助威中,看台组织分为三个部分,其中Capo(领喊)是UM'07的灵魂,每场比赛的看台上只有一位领喊,在比赛中,一切成员的行为服从领喊指挥,不服从领喊的成员将被逐出看台。而Curva Crew(曲线看台组员)负责根据看台纪律以及领喊的指挥,监督看台其他成员,保障助威顺畅的进行。在领喊和组员之外,所有的组织成员都是Komrad(同志),只要愿意来到这片看台,尊重看台纪律的成员,都是Ultras Malaya的同志。

  作为国家队性质的球迷组织,Ultras

  Malaya拒绝了一些赞助商开出的赞助,这也是其他一些Ultras组织所推崇的模式——拒绝商业赞助,保持极端球迷组织的纯洁性。为此,每逢东盟足球锦标赛这样的大赛决赛,都会有Ultras Malaya成员卖掉自己的球衣,甚至是电脑、电视、摩托车而自行支付远征费用。在2018东盟足球锦标赛决赛第二回合,更是有大批球迷乘坐单程50小时的大巴车来到越南河内追随球队。

  Ultras

  Malaya在成立之初仅有20名成员。三年之后的2010年,这个数字也仅仅徘徊在百人左右。该组织的招募难题其实还是国家队实力不济的最直接表现。转折发生在2012年。

  真正改变了Ultras Malaya,甚至是整个东南亚球迷文化格局的,是一项叫做东盟足球锦标赛(AFF Championship)的比赛。东盟足球锦标赛每两年举办一次,参赛国家都来自东南亚。2012年的东盟足球锦标赛由马来西亚和泰国共同主办。坐镇主场的马来西亚借主场之利一举夺得冠军。而Ultras Malaya所在的看台区域,更是涌入了5000名左右的马来西亚球迷。

  从此之后,每一届的东盟足球锦标赛都成为了东南亚球迷文化交流的盛会。在Ultras Malaya开了先河之后,东盟各国都陆续出现了数量可观的国家队Ultras组织。在刚刚过去的2018东盟足球锦标赛上,更是出现了Ultras Cambodia(柬埔寨),Brigata Lion City(新加坡), Ultras Thailand(泰国),Ultras

  Garuda(印尼),Ultras Vietnam(越南)和Ultras Malaya(马来西亚)六大球迷组织争雄逐鹿的壮观景象。

  以国家队Ultras带动国内俱乐部Ultras运动的发展是Ultras Malaya为东南亚国家打造的球迷文化发展新范式。而这种发展模式最近的受益者是越南。凭借着国家队在东盟锦标赛的出色表现,Ultras运动进入了越南,相似的故事正在我们周边的国家一次又一次地发生着。

  2012年之后,Ultras

  Malaya的成员人数呈现爆发式增长。然而,2015年9月的一场对阵沙特阿拉伯的世预赛成为了一个转折点。比赛进行到第87分钟时,由于Ultras Malaya成员向场地内投掷大量烟火,引起骚乱,比赛被迫终止。这次闹剧带来的直接后果是Ultras Malaya的几位主要成员被迫离开组织,Ultras Malaya的一些下属小组也被迫解散。2015年,Ultras Malaya的成员人数来到了创纪录的一万五千人,自此之后的几年里,这个数字略有下降。

  Ultras

  Malaya为代表的东南亚球迷组织从这次事件中学到了很多。这次不期而至的打击让他们坚信,在看台上,服从领喊指挥才是唯一真理。在此后的东南亚看台上,一旦出现了球迷组织成员向场内投掷杂物的情况,球迷组织领喊都会第一时间制止。球迷组织领喊为维护看台秩序与组织成员大打出手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所有马来西亚球迷都喜欢Ultras

  Malaya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作为整个亚洲最顶尖的俱乐部球迷组织之一,柔佛DT的球迷组织Boys of Straits的很多成员都很抵触Ultras Malaya。这主要是因为Ultras Malaya中有许多Elephant Army的成员,而Elephant Army是柔佛DT死敌彭亨足球会的拥趸。对于柔佛死忠来说,与死敌球会的死忠球迷站在一片看台是难以接受的事情。柔佛DT死忠球迷沙里夫告诉笔者,虽然近年来陆续有柔佛DT死忠球迷组织的成员去助威国家队,但是由于Ultras Malaya的彭亨球迷太多,柔佛DT的死忠球迷组织Boys of Straits实际上对于Ultras Malaya还是持消极态度的。

  最后,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Ultras

  Malaya是什么?Ultras Malaya是马来西亚球迷用12年时间筑起的一道黄黑色的墙,是一座每到比赛日就沸腾着的球场。他让主队球员昂头挺胸,让客队球员心有余悸。但是,对于Ultras Malaya的成员来说,他们并不满足,他们认为,一个球迷组织在球迷文化领域的发展是离不开球队官方的支持的。他们的球员,球队官方越来越重视球迷文化的发展,但是这种程度上的重视远远不够。

  “他们想从我们嘴里听到表扬是不可能的。球迷文化的构建本身就是漫长的过程。十年之后,当我们国家整体球迷文化能与欧洲相较高下的时候,我才会送上我的赞美之词。”

  特别感谢柔佛死忠球迷沙里夫,以及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彭亨球迷对本文的贡献。

  视频分别转载于中国足球记者@林笑、球迷看台视频制作者@Football Fans Asia,已获视频转载授权。